很高興立法院終於在民進黨與時代力量立法委員佔多數的情況下通過要求教育部撤回民國 103 年黑箱微調課綱的提案,被國民黨黨團拉下協商一拖整整晚了一個月,再不通過就來不及了 (其實我擔心其實根本已經來不及了),不過在此案獲得過半立委支持表決通過之後網路上馬上出現大量的流言蜚語,讓我看了實在很受不了,於是就有了這篇文章,希望能夠解答一些人的疑惑與擔心,並且某種程度上遏止錯誤的訊息繼續傳播下去。

如果我有看到新的流言,也會繼續更新在這裡。

高中生「絕對」不會沒課本用

這兩天傳最多的就是這個消息,感覺是有心人士刻意在放話想引起家長甚至學生的擔心,而教育部也很故意的在聲明當中寫道:

針對立法院院會今(29)日表決通過,要求教育部撤銷103年2月10日修正發布普通高級中學國文及社會領域課程綱要(下稱103微調課綱)之提案,教育部重申,依據行政程序法規定及法制作業實務,並無從以撤銷方式使課綱失效,若採修正或廢止方式為之,已失效力之101舊課綱亦無法自動恢復。

字面上看起來好像直接把課綱撤銷會發生很大的問題?實際上根本不是這樣,這份聲明當中有很多的矛盾與刻意引導,以下就來一一點破。

101 舊課綱「已失效力」?

讓我們回想一下去年七月有高中生佔領教育部抗議時,教育部提出的方案是什麼,是不是「新舊課綱並行,各校可自行選用新舊版教科書」?想起來了嗎?如果沒有的話,以下是「中時電子報」的報導:

新舊課綱並行 明起實施

微調的高中課綱明天上路,現在有學生自殺,會臨時撤回嗎?教育部長吳思華昨說,日前已宣布新舊教科書並行,等同新舊課綱並行,讓爭議回歸教師專業自主決定,同時編製補充教材、爭議考題不考,希望弭平社會對於此議題的不同主張,所以,新課綱8月1日如期上路,但老師要用新舊教科書都可以。

好,那教育部長你可以說說為什麼現在突然 101 課綱又失去效力了嗎?

若將微調課綱撤銷,高中生會無書可用?

這很好笑,其實書商也出來打臉過了,去年七、八月間發生抗議事件的時候,就有書商直接表示其實舊版書籍都還有庫存,要加印也只需要幾天時間,那請問,現在才四月,印書的時間還多著呢 (我猜下學年度的用書也還沒開始印,最近書商應該比較忙著印明年的學測複習講義),有甚麼好無書可用的?

而且再次強調去年最後教育部搞了個「新舊課綱並行,開放各校自由選用新舊版課本」,而且去年也確實有學校就選用舊版教科書,請問這些學校的學生有「無書可用」嗎?

101 課綱無法因為撤銷微調課綱而自動恢復?

教育部寫這句話其實很故意,因為教育部還是想引導大家覺得「撤銷微調課綱」之後會發生很多問題,所以「不宜撤銷」,但人生最重要的就是這個 BUT,不能「自動恢復」,那你有試過「手動恢復」嗎?

教育部沒讓大家知道的是,其實「如果真的很龜毛」,堅持要補這個程序很簡單,只要重新公告施行 101 課綱就行了,而且 101 課綱也早就審查過了沒必要重審。

而且既然開放新舊版教科書並行,那就表示 101 課綱實質上「並未失效」,教育部,你到底想怎樣?「選用舊版教科書違法」跟「101 課綱實質並未失效,新舊課綱同時有效力」兩個說法你選一套吧?行政上怎麼能有模糊空間呢,吳思華你的「隱形有效說」可是不能成立的喔,還是你有瀆職或濫權的問題?

隱形有效說:

教育部長吳思華5日在台中和學生代表對談時也提到,舊教科書是用舊課綱寫出來的,應該說是「隱形有效」。教育部必須維持行政系統和法律系統的穩定性,所以才用「新舊教科書併行」的方式,從學術觀點處理,讓學校選書更有自由度,行政上則用隱性的方式來淡化。

(來源:重新公告101課綱?教育部:不能有2課綱 中央社報導)

以下帶大家從公文回顧「那些年,我們一日多變的教育部」:

一開始國教院要求出版社在新版教科書通過審定並發行之後,將舊版教科書作廢且「不得再銷售」。

php0GVR0T

後來當事情越燒越大洞之後,教育部決定撤回前令開放各校自由選書,「原准於教科書印修訂之公文有關『原舊版存書於新書發行時作廢』已不再適用」

600_1404241_1

教育部、國民黨故意「以拖待變」

現在的教育部大概是吳思華部長上任後,有史以來最在意程序的一次吧?當初修改黑箱微調課綱的時候怎麼不乖乖走這些程序呢?看到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在撤銷案表決通過之後衝上去佔主席台就覺得很好笑,高喊要協商、民進黨「程序不正義」、「多數暴力」之類的,卻不知道在第九屆立法委員上任以前,其實真正最「程序不正義」、「多數暴力」的不就是你們嗎?

國民黨是台灣所有政黨當中最沒有資格指責別人「設立東廠」、「警總復辟」的,如果今天喊這兩個標語的是時代力量甚至親民黨,我會覺得合理很多,因為警備總司令部不就是國民黨成立的嗎?白色恐怖時期不就是國民黨萬年執政嗎?何必這樣自己打自己的臉呢?而且高喊著要程序正義,要保護的卻是一個完全不符合程序正義的微調課綱,不覺得很矛盾嗎?

現在的國民黨與教育部對課綱的作法其實很簡單,就是「拖」一個字而已,我盡量「拖」到今年度選書結束,就能多「拖」住一屆學生來唸我設計的微調課綱,多一屆的學生受我設計的內容引導,不就是這樣嗎?不然明知道表決不會過 (連親民黨都不挺) ,也沒有轉圜餘地還拉下協商幹甚麼?

教育部應該立即宣布 101 課綱仍有效

立法院通過的議案全文如下:

本院委員鄭麗君等 65 人,有鑑於教育部二○一四年二月發布之普通高級中學國文及社會領域課程綱要微調,其訂定程序違反公開透明、專業治理、由下而上及社會充分參與之原則,其微調內容違反史實,不符專業,為威權統治卸責,造成公眾譁然,並引發全國高中生發起反黑箱課綱學運。其爭議未解,十二年國教新課綱之研修又倉促進行,社會公眾之不安更甚。為避免學生受教權持續受害,爰要求行政院及教育部撤銷二○一四年二月發布之普通高級中學國文及社會領域課程綱要微調,並全面暫緩十二年國教領域/科目/群科課程綱要之研修及審議程序,俟今年五月二十日新政府上任後,就 十二年國教新領綱之研修與期程,再進行通盤檢討。是否有當?敬請公決。

立法院其實提出的要求並不是「要教育部撤銷微調後的課程綱要」,而是要教育部「撤銷公佈新修訂微調課綱的行政行為」,這兩件事情是完全不一樣的,前者的效果是 103 微調課綱失其效力,成為「無課綱」狀態,實際上並不是如此,後者的意義則是「回到發佈 103 年新修訂課綱」前的狀態,所以其實 101 課綱根本沒有失效的問題,撤銷發佈令之後自然就是回到發佈令生效前的狀態,也就是 101 課綱。

反而撤銷造成的主要影響其實是正在使用依據黑箱微調課綱編撰之教科書的學生,因為 103 年微調課綱發佈令撤銷,所以新版教科書反而沒有合法依據,所以之後要全部換回使用舊版教科書 (如果真如教育部所謂只調一點影響可能不大),出版社也不能繼續出版依據微調課綱編撰的「新版教科書」,新版教科書的審訂執照也應該廢止才是。

傷害學生權益的不是撤銷,而是裝死的教育部

如果要說傷害學生權益,其實違反程序正義的 103 課綱微調從一開始就不該存在,從那天起學生的權益就已經受到傷害了,然而直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一點止血。

立法院通過要求教育部撤銷黑箱微調課綱並不會傷害學生權益,而是止血的第一步,然而教育部卻依舊冥頑不靈,決定硬是透過各種程序延宕,將課綱問題拖到 5 月 20 日留待新政府上任,藐視立法院的決議並忽視學生可能受到的影響,自己捅的樓子卻不願意自己收拾,有這樣的教育部,台灣的教育能夠不悲哀嗎?捫心自問,這樣處理事情的方式足以給學生當示範嗎?

對新政府的期待,不僅止於廢止微調課綱

我個人對於新政府的期待,絕對不是僅僅止於把黑箱微調課綱撤銷這麼簡單,除了收拾爛攤子之外,「緝凶」也很重要,期盼新政府務必要對此次課綱微調進行深入的調查,並公佈那些他們死撐著不想被外人看到的會議紀錄與名單,讓我們看看到底是甚麼樣的人在背後主導這一切,是甚麼樣的學者有辦法自稱自己「有代表性」卻寫出這樣荒謬的課綱微調。

除此之外我個人希望新政府能夠讓課綱更加符合實際需要,一輩子可能都沒有機會踏上的土地,卻要求我們的學生對其瞭若指掌,而我們每天看著、走著、踏著的這片家園,反而認識不多?這難道不是很悲哀又很荒謬的事情嗎。

看看這個節目裡的來賓吧,他是中國出生,在中國讀大學,唸的還是中文系呢,居然發現自己對中國歷史的了解竟不及台灣的年輕人,而自己對台灣的了解卻有時能夠超越台灣人,除了悲哀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該說甚麼了。

(相關片段請跳至 23:14)

  • Tseng

    一輩子可能都沒有機會踏上的土地? 你所使用的語言, 文字, 甚至部分基礎價值觀不就正是來自中國大陸? 你有把握或希望你的子子孫孫窩在這個小島上追求小確幸? 拿上政論節目的來賓論點當佐證? 你就注定是個技術人員, 因為你只有聽來的說法, 而沒有從人文方面打下任何有用的基本功!

    • Andrew Huang

      說一輩子可能都沒有機會踏上或許是誇張了點吧,不過我一點也不會想到中國長住就是了
      世界很大,不是只有中國,
      中國除了位置在台灣旁邊之外對我來說並沒有甚麼特別。

      而且,「窩在這個小島上」有甚麼不好嗎?
      如果搞到人民想追求自己的幸福都非得要離鄉背井不可,那這個國家也真是夠失敗的了。

      語言?所以同樣會說華語的新加坡、馬來西亞的歷史課本會像台灣這樣有 1/3 是中國史嗎?
      文字?日文有漢字所以日本也是中國的嗎?新加坡、馬來西亞用的還是簡體字勒
      價值觀?每個人從生活經驗累積而來的價值觀有來自哪裡的問題嗎?「來自中國的價值觀」是甚麼,給點具體的說明?

      • 有種不要刪

        說你淺薄還不承認, 新加坡跟馬來西亞的官方語言是中文嗎? 不是中文當然中國歷史就是他們的外國史, 但即便如此, 為何仍說華語? 就是因為文化與血緣的連結

        日文跟韓文的漢字跟該國文字的淵源, 看來也不是你這個大學生懂的了, 這才是現在台灣教育的悲哀, 如果你在研究所, 那就更悲哀了

        最後你應該沒有中華文化中好的價值觀, 只有人云亦云這個無知鄉民皆有的惡習

        • Andrew Huang

          你甚麼時候產生我刪你留言的錯覺了 XD

          嗯哼,首先呢,華語確實是新加坡的官方語言之一沒錯喔。
          新加坡的官方語言有英語、馬來語、華語、坦米爾語四種,而且官方會使用與中國一致的簡體中文,從 1979 年開始總理還搞了個講華語運動,政府體制中還設有「推廣華語理事會」,擁有「中華文化中好的價值觀」且「不淺薄」的你可能要多看一下資料。

          至於馬來西亞呢,雖然馬來西亞沒有將華語列為官方語言,不過他們的政府機構當中有華語規範理事會這個單位喔。

          如果照你的邏輯,官方語言一樣就算本國史的話,那美國人應該也要念英國史,而且比例要比美國本國史還高吧?
          啊,這下中南美洲麻煩大了,他們的本國史難道要唸歐洲史?

          • Andrew Huang

            硬要算的話台灣使用繁體中文而非簡體中文
            諸多用詞也與中國有相當明顯的差異,
            最後反而跟中國沒那麼像呢 ^.<

          • Rover

            超佩服你還有那個耐心
            跟藍色多瑙_講道理
            Level 差太多,也不用太指望這些人還有救了…

            我是建議他們
            去找李富誠阿伯或是邱毅正元之流的人取暖啦…

      • Tseng

        以讀資工來說, 你的邏輯不是普通的爛
        中文非官方語言, 故中國史為外國史
        並不代表官方語言相同, 就有一脈相承的文化
        你不讀中國史, 損失的是所有華人還是你自己?
        不要當個只會從 ptt 上 copy-paste 的技術人員

        台灣史有多少可學? 學歷史的真正目的何在?
        先好好思考這兩個問題, 否則你根本沒資格對課綱發言!

        • Andrew Huang

          如果考試不考的話我還真的不會想念這麼多中國史耶,放進世界史裡面一起唸就夠了,為了考試分數唸了那麼多中國史還真的有點浪費腦力啊。

          我已經講得很清楚囉,你說中文非新加坡的官方語言,但實際上中文就是新加坡的四種官方語言之一,誰跟你說法定官方語言只能一種的?所以中文是新加坡的官方語言,中國史就不是外國史了?

          然後,就目前的考古發現而言,台灣的歷史跟中國文化的淵源或許並不如你想像的那麼深。一脈相承的文化?算了吧,103 課綱微調為了跟中國扯關係一堆地方轉得那麼生硬還好意思說?

          還有,本站沒有任何內容是從 PTT copy-paste 來的,倒是有些內容被 copy-paste 到 PTT 上,要指控這點請拿出證據。

          台灣史有多少可學?你這句話出來專研台灣史的學者們都要跳海了呢
          中研院、台師大、政大的台灣史研究所是不是都該收起來啦?
          如果不樣扣除那些政府不希望人們知道的事情,能寫的可多了,要寫成六冊根本就不是問題。
          隨便舉例,新舊台幣四萬比一的背景跟後來對台灣經濟的影響之深遠與相關的貨幣政策這要寫成一節都不是問題,但現行教材只用「物價飛漲,政府發行新台幣穩定幣值」草草帶過,卻不提物價飛漲的原因是甚麼,沒事好端端的會物價飛漲?

          國民黨支持者不是很強調二二八事件也有很多受害者是外省人嗎?這個也應該加進教材裡面啊,為什麼不?通通加一加一年級課本篇幅全部用光大概都還不夠用。

          學歷史的真正目的何在?你還好意思問我這問題?
          如果你所謂的學歷史是學我們現在這套「精心設計」的歷史教材的話,坦白說除了考試會考以外還真的沒有任何意義。
          而被拿來當作政治工具的課程綱要,連被稱作歷史的資格都沒有,
          從84課程標準、95暫綱、99課綱、101課綱、103微調課綱沒有一套可取的。

        • Dennis Cheng

          這位KMTer,想跟人討論事情前請不要自己先亂加主觀批評下去,立場太明顯了吧。
          台灣史有多少可學? 學歷史的真正目的何在?<–這句話都說得出來的你有甚麼資格說人邏輯爛,你想跟人講邏輯,結果通篇都是在人身攻擊而已,ㄎㄎ

  • 樂家瑞

    個人是覺得課綱微調沒什麼不好(其實改的內容也沒差多少),站在國民黨的立場來看,只能說這步旗下的太晚了,在國民黨薄弱的時候提出課綱微調,分明是往自己身上砍一刀,而對民進黨來說無疑是個提昇名望的機會,可以讓更多年輕人把票投給新政府,順便黑國民黨一回. 不過我搞不懂為什麼原本單純的課綱調整可以變成政黨惡鬥,不就是改幾個字嗎?為何會被誣陷成黑箱課綱或中國式洗腦教育?我知道有些立場偏獨派的人會不滿現有的課綱內容,開始抗議教育部的決策,但這種狀況到了最後,通常都會衍生出反國民黨反中國的意識形態,越來越多人為反對而反對,明明我們都是中國人(就算自己不認為,還是得承認),何必搞得這麼難看,扯一堆有的沒的. 今天會有這麼大的風坡,真的要歸咎於台灣人民對自己的國家(ROC)沒有認同感,這才是問題根源,不然今天我們根本不會知道課綱有微調,雖然這樣講,會忽略了社會中其他的聲音,但我想在這裡對反課綱的人說一聲:好好念書,好好工作吧,我們終究會被收進PRC中的,還能享受多久的自由民主,就取決於你努不努力了.(一個高職學生的個人觀點)

    • Andrew Huang

      Umm,我承認我對 ROC 是沒甚麼認同感沒錯啦,而且我也沒理由認為&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喔
      (人可不是狗啊貓啊的別跟我提「血統」好嗎,不然中國人可能要突破20~30億了)。

      “好好念書,好好工作吧,我們終究會被收進PRC中的,還能享受多久的自由民主,就取決於你努不努力了"
      既然如此那把 ROC 國軍裁撤掉吧,ROC 也別在徵稅了,直接繳給 PRC 吧
      自由民主是從古到今多少人流血流淚甚至用生命才換來的東西?
      而且你都不會覺得多年前喊著反共復國、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國民黨今天卻拚死命的在貼 PRC 很精神分裂嗎?

      而且,如果你認同 ROC 的話,就不應該覺得被 PRC 吃掉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對了,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95 暫綱、99 課綱、101 課綱、103 微調課綱的課本我都念過,其中的差別在哪裡我很清楚。
      基本上在任何一個國家 (中國、北韓、越南等極權統治國家除外) 這樣的改法都是極度不符合專業、帶有政治目的、會遭受民眾抗議的
      就算他選在 2008 年修,結果也會是一樣的。

      歷史教材講求「以歷史事實為依據」、「不把歷史解釋說死」、「不帶個人或團體主觀意圖並盡可能使用中性用詞」、「培養學生自行思辨產出屬於自己的歷史解釋的能力」
      課程綱要講求「規範課程的大綱而不是細節」、「規定哪些主題要教,但盡可能不限制出版社如何發揮這些主題」

      103 微調課綱基本上兩方面都沒做到。
      為反對而反對?
      當編訂台灣史課程綱要的學者大半都不是台灣史專業的時候,為什麼不能反對?
      當修訂程序於法不合的時候,為什麼不能反對?
      當PRC學者直接表明「亡國必先亡其史」的時候,為什麼不能反對?

      • 樂家瑞

        今天的國民黨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國民黨了,我覺得這不算精神分裂,就純粹是變質了(有點像李登輝),身為一個ROC支持者,說出我們國家總有一天會被PRC吃掉的言論確實奇怪,但這是我覺得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當然,我也想盡自己微薄的力量來維護國家的尊嚴,並不是直接跑到對岸棄械投降.回到課綱議題上,我個人還是認為新課綱並沒有什麼錯誤,就只是教育部像個傻子而已,但你也有你反對的論點,這我都尊重

        • Andrew Huang

          新課綱本身就有沒有照正常程序修訂的問題了,也因為這樣事後才會有撤銷的問題發生
          至於內容就各自解釋吧,談再多也不會有交集的。
          我自己就是高中畢業,還三個版本課綱都唸過一輪,所以裡面寫了什麼我很清楚。

          • 黃昱壹

            這樣說吧
            現在所謂的黑箱,大多是被民進黨跟媒體刻意營造出來的黑箱
            就是這麼可怕,兩個政黨都依樣爛,但是有一個懂得利用宣傳跟手段的政黨更可怕

          • Andrew Huang

            這麼說吧,如果有照程序走,
            今天也不會有地方可以被抓著罵黑箱。

            兩黨一樣爛所以票投國民黨?別吧。

            可怕?我倒覺得這些事情如果除了學生與教師外都沒有人知道,甚至完全沒有人知道那才真正是可怕。
            民進黨如果幹了一樣的事情我也唾棄啊,問題是95暫綱的修訂程序跟參與者名單透明的勒。

          • 黃昱壹

            就是照著民粹黨執政時後訂定的法定程序,才會被製造成黑箱
            有空去查察民粹黨底下相關企業的隨附媒體,你就知道有多可怕

          • Andrew Huang

            Umm 所以,我現在可以知道103微調課綱到底是哪些委員寫、投票通過的了嗎?
            這麼久了,我還是很想知道為什麼會請一個哲學系畢業,現職世新中文系教授的人來當歷史課綱編修的頭
            台灣研究台灣史的都死光了嗎?中研院台史所是被飛彈炸掉了還是蒸發不見了?

          • 黃昱壹

            立法院白紙黑字:見立院公報院總字第1554號政府提案第8786號及院總字第1554號委員提案第4379號。

          • Andrew Huang

            本篇的主題是課綱微調案,我不知道你抓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用意是?
            中華民國教育部頒定的普通高中課程綱要應該跟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沒甚麼關係吧。
            雖然廢止課綱的時候對面好像有個國甚麼台辦的叫得很大聲就是了

            至於你說的那個,那篇文章很久以前就看過了
            不過從中除了可以推導出兩黨一樣爛這句話之外看不出有甚麼可以推論的
            別想了,兩黨一樣爛後面是不可能接上票投國民黨這五個字的。

          • Dennis Cheng

            果然是標準受中(華民)國=國民黨長期洗腦教育下失去思考能力的好國民的的樣本說法

          • 黃昱壹

            你就是只看民粹黨黨報、只看民粹黨隨附媒體,被民粹黨黨國洗腦後的新一代

          • Dennis Cheng

            中國黨統治台灣70多年,其影響力到現在即使輪替了還很深,看看樓上黃先生說的,不就是中國黨那一套嗎?要批評民淬絕對輪不到中國黨來說XD

          • 黃昱壹

            又一個非綠即藍的綠腦
            民粹黨的教育真的很成功

          • Dennis Cheng

            Nonono,非藍及綠是先存在大大的心中啊,看到批評中國黨就馬上認為是綠腦,這思維不也是您說的非藍即綠,非綠即藍嗎?xd

    • 黃昱壹

      內容中肯

  • den13501

    寫得真好,為馬意服務的各部會這幾年各種荒腔走板的情事,只要有稍微關注社會公民議題的人都會覺得離譜吧

  • Dennis Cheng

    看完下面急得跳腳的各種留言,我只想說,麻煩想戰之前先充實自己的知識和論述好嗎?人家版主可是做足功課才整理出這篇文章,而這些講不出甚麼東西的網友們只好謾罵。
    要貼標籤也可以,這群人我看就是所謂的ROCer、KMTer,你們接受有問題的史觀,不懂的獨立思考,過去的教育為給你們甚麼就全盤接受,外面世界還廣大的很,網路發達,越來越多外界資訊可以獲得(過去可以稱為黨外資訊),近幾年台灣社會終於慢慢重視公民議題,但還有一大塊如你們這群還窩在過去時光的同溫層人們抗拒接受反思,也才會產生各式各樣用有問題的論述去辯論的奇妙的自嗨言論

  • Andrew Huang

    我想你想說的是黨政軍退出媒體與校園吧。
    媒體的部分其實很簡單,答案是沒有任何一邊退出,只是兩邊都各自繼續用間接的方式介入而已
    我想台灣媒體的藍綠紅三原色應該沒有很難看出來吧。
    我好像不記得聯合報、TVBS、中國時報、旺報、周刊王、中天甚麼時候有力挺過DPP了,光是這點好像就不太能說 KMT 退出媒體換 DPP 介入吧?
    如果你在意的是能見度跟發行量的問題的話,這你可能得怪為什麼某些媒體越來越少人願意買來看,甚至連用送的都沒甚麼人在拿,而你認為的民進黨關係媒體企業發行量與購買量卻越來越多 ˊ_>ˋ

    至於校園的部分,所以你覺得課本裡面直接寫明 KMT 是清廉執政的政黨而 DPP 是策動台獨的亂源是合理的囉?
    95暫綱、99課綱、101 課綱都沒做到的事情,103 課綱做到了呢!
    而且我沒記錯的話,教官 (軍) 好像還沒退出校園吧?
    還是你要說 DPP 已經神通廣大到現在國軍是挺綠的,變成民進黨軍了? XD

    誠心建議:國政基金會 (KMT 智庫)、想想論壇 (DPP 智庫) 之類的政黨智庫網站少看,雖然國政基金會聽起來好像是國家組織,BUT 他只是國民黨智庫罷了。
    最近 DPP 的作為我看了也有很多覺得不順眼的地方,不過這並不表示 DPP 自甘墮落人們就得改挑 KMT。

    • 黃昱壹

      你該實際去查察去看看課綱裡面是什麼!
      而不是媒體說什麼就是什麼。
      教官在校園裡面扮演的也不是黨國腳色
      我也沒有覺得覺得課本裡面應該像你腦捕的直接寫明 KMT 是清廉執政的政黨而 DPP 是策動台獨的亂源才是合理?
      但是人有眼睛,看著他們在做,不是光聽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KMT爛是事實,但是不挺DPP就要被打成KMT我也是醉了
      DPP就是更爛,手段更髒

      • Andrew Huang

        Umm, 需要我直接找那幾本經典課本的樣書圖給你看嗎? XD

        (嘆) 沒需要直接貼標說我是隨媒體逐流吧?
        因為某些特殊原因高中教材的書我有很多啊 ˊ_>ˋ 近幾年的我都有
        順帶一提我周圍也還有高中還沒畢業的孩子,要拿到那些東西還不簡單,需要靠媒體推測嗎?
        而且我本身對社會科學就很有興趣好嗎 XD

        倒是我很懷疑你真的讀過,甚至是否看過近幾年的普通高級中學教科書?
        講過好幾次了,就說為了應付大學入學考試我 95 暫綱跟 99 課綱的版本都念過了 ˊ_>ˋ
        103 微調課綱的課本也有一份躺在我家書架上啦,對於我有沒有看過各版課綱內容這個問題,還有疑問嗎?

        • 黃昱壹

          也是課綱應該改成課本裡面直接寫明 DPP 是清廉執政的政黨而 KMT 是策動賣台的亂源才是合理?
          覺得不是一面倒的罵KMT就不是一本正常的課綱?
          就像前幾天我公司裡面幾個DPP還在扯『十大建設』是日據時代就蓋好了一樣

          • Andrew Huang

            好吧,我更加確定你沒有看過近幾年的高中教材了。
            拜託,要指責別人隨波逐流之前,先去拿書來唸過好嗎?

            沒有任何一本高中歷史課本有罵 KMT,事實上正常的高中歷史、公民課本除非是為了課程脈絡需要,否則根本不應該提現在還存在的政黨。

            課本可以說 2000 年政黨輪替代表台灣真正進入民主時期,由人民自主選擇執政黨,而 2008 年的政黨二度輪替使台灣達到了 Huntington 民主化理論中的「雙翻轉測驗」標準,標誌著台灣正式進入了民主鞏固時期
            但不能說 2008 年國民黨再次執政讓對岸十三億同胞稱羨台灣的民主制度,對中國的民主化激起了漣漪但卻不提 2000 年政黨輪替的影響與意義

            歷史事實跟歷史解釋的不同在哪裡與媒體、素材的識讀能力是高中生的應該具備的基本歷史素養,對了 103 微調課綱還把媒體識讀的部分縮編了不少,理由是內容重覆。但以台灣的現況來說呢,我倒覺得媒體識讀的能力訓練應該應該重複個十次才夠。

            「直接寫明 DPP 是清廉執政的政黨而 KMT 是策動賣台的亂源才是合理」,這是你的腦補,我可沒說。
            「『十大建設』是日據時代就蓋好了一樣」,這是你同事的歷史能力不足,可能當年求學階段歷史沒念好或是上課都在睡覺,但這關我們甚麼事呢?

    • 黃昱壹

      我之所以貼服貿的東西,就是想表示DPP本身就是策畫整件黑箱幕後的手
      能夠讓DPP出來大肆宣傳的東西,背後都不可以輕信

      • Andrew Huang

        Well, 就算 DPP 的立場跟 KMT 一樣,認為服貿協定不需要審查也不是黑箱好了
        這完全不影響我是否認為服貿協議應該接受立法院逐條審查監督的立場啊。

        你甚麼時候產生我會認為服貿協議應該接受審查是DPP影響的錯覺了?
        如果是策畫的,so what?反正最終導致的結果是服貿需要經過立法院審查並且幾乎是半胎死腹中,正好是我希望的結果呢。

        畢竟我本來就不覺得這東西該簽,從台灣的經濟結構與服務業以供應內需為主的狀況看起來根本看不出簽的必要在哪裡。
        而且我一直不能理解,賠錢的生意誰要做?如果不是別有所求神經病才整天喊我犧牲自己讓利給你要你趕快簽。
        就算是美國或日本推的協議,如果是這種態度也只是擺明有問題或其中有詐好嗎?

        再者,向人民解釋人民對政策的疑慮是推動政策者的義務,這並不隨著執政黨是DPP或KMT而有變化。
        DPP在砍假議題上不也一樣支支吾吾說不清被電到快到飛起來了?
        說真的這些政黨要綁一起全滅也不甘我的事情其實,能達到我所期望的結果我就支持而已。
        選舉制度下的菁英民主理論不就這樣運作的嗎?人民透過投票選擇當下比較符合自己需要的選項或政見,若未能實現或目標改變則在下次選舉時更換支持對象,不就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