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5 02:10 更新:

  • 新增事件前後味全網站之對比與味全台中廠門口的頂新字樣照片。
2015/12/14 20:34 更新:

  • 新增酪農親自現身說法,請參考對「你們這樣會害賣場推銷的媽媽們失業、會傷害酪農」?反對意見的段落。
  • 「秒買秒退風潮的影響」段落內容新增。
2015/12/14 01:07 更新:

  • 新增最新消息「網友去電 COSTCO 詢問,主管表示損失由味全承擔」、「COSTCO 今天宣布接獲投訴後已要求台中店二位先前阻撓消費者進行秒買秒退,對顧客進行錄影蒐證違反公司上層命令的主管停職接受內部調查」。
  • 修正標題的表達方法,以明示本文意指為對標題「」符號所框住的說法提出質疑與反面意見。
  • 新增針對「損失怎麼可能是味全出,想也知道是 COSTCO 負擔,你們到底是滅通路還是滅頂」說法的反面意見。
  • 新增「秒買秒退的影響」段落。
  • 針對「牛奶沒問題為什麼要被抵制?浪費食物會遭天譴」說法的反面意見新增關於味全去年的營收比例,說明鮮乳成為主要目標的可能原因。

如同上篇所說,在頂新一審獲判無罪之後瞬間激起大量民眾抵制頂星的念頭,原先逐漸被時間弭平的滅頂風潮已然再現,同時站長近來也在 Facebook 和 PTT 上看到許多相關的文章,這篇文章站長打算用 Q&A 的形式來探討一下近來甚囂塵上的「滅頂」風潮,順便聊聊站長最近觀察到的一些現象,之後可能會陸續新增或是修正內容。

原定是第三篇,但站長後來決定在判決書後半之前先寫這篇 Q&A。

系列文章

抵制味全?

其實從「滅頂」這個詞彙剛出現開始,第一個被眾人鎖定的目標就是味全,或許是因為我們日常中最常扯上關係的頂新品牌就是味全的緣故吧?以下針對很多反對抵制或猶豫是否支持抵制者提出的疑問做回答:

魏家已經退出經營,為什麼大家還要抵制味全?

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一般而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的運作是這樣子的:

  • 持有股份的多寡就是選舉董事會成員時所具有的「選票張數」。
  • 大股東顧名思義就是手上握有最多股票的股東。
  • 因此大股東可以運用其具有的多數投票權來決定大多數的董事人選。
  • 大股東當然可以選擇親近自己的人、甚至是自己出任董事。
  • 董事長是由董事會成員互選產生的,因此掌握大多數股權的大股東可以很容易讓親近自己、甚至是自己本人當上董事長。
  • 董事會可以任命執行長,董事會 1/2 董事出席之中的 1/2 董事同意任命的執行長可以掌管公司的營運方向與高階人事。

看出問題在哪裡了嗎?只要頂新一天不出脫味全的持股,頂新隨時可以運用其手上的股權重新掌握經營權,甚至是不要明著來,而是扶植一位「聽話」的執行長與一群「代理」的董事,躲在後面當影武者也是很簡單的事情,因此站長並不認為撤換董事長、執行長可以做為不被抵制甚至是與頂新切割的理由,而且營收利益分配也是根據股權,味全大賺當然最大獲利者是頂新這個大股東啊,這有什麼好懷疑的。

實際上當年味全曾經信譽並不算差,但因創始人家族內鬥,最終在 1998 年由頂新等人大量收購、搜刮股權成為大股東後,取得大多數董事席次與經營權後,在 1999 年所有原執行高層全部離職,頂新才終於完全掌控味全。

如果味全倒了,味全的員工怎麼辦?

其實這根本就不應該是被消費者拿來討論的問題。

公司營運自負盈虧,當失去平衡到一個程度無法支撐時倒閉或結束營運都是很正常的情況,而且這本來就無法預期,通常是在公司做了非常大的錯誤決策時發生,然而頂新現在的情況又何嘗不是如此?台灣人或許是比較敦厚吧?總是會擔心這種奇怪的問題,像是當時 HTC 在谷底時也一堆人在喊萬一 HTC 的工程師失業怎麼辦?但實際上本來就是這樣,待到一間會倒的公司這每個人都不願意,但真正遇到當然也是只能認了,不是嗎?台灣幾乎每天都有公司倒閉,怎麼沒有人去關心他們?

今天發生的問題是頂新在台灣已經喪失人們的信任,因此人們在自由選購商品的時候當然就不會選擇,甚至是團結起來呼籲大家不要選購,這都是很自然的行為,有什麼好奇怪的?

員工應該做的是想辦法讓公司高層轉向,回到正軌以逐漸挽回公司的名譽,看能不能在一段時間的平息之後重新得到大家的信任,讓公司度過難關,不是嗎?如果不行的話,那就代表這間公司沒有未來了,當然就是只能東西收一收準備跳槽了吧。

站長個人認為現在味全員工最應該做的,不是因為大家的抵制而感到灰心喪志或慍怒,而是應該盡早串聯,迫使頂新出脫手上的味全股票,使味全完全脫離頂新集團,當味全不屬於頂新的一部份時,大家的抵制當然就會結束,你們期待的「總有一天再起」才會到來。

大家怨念的明明是頂新,為什麼被祭旗的是味全,味全員工明明很認真?

其實這跟前兩個問題是一樣的,沒辦法的事情,因為你們母公司的高層做了錯誤的決定,母公司高層的錯誤決策導致集團內的公司陷入困境甚至倒閉,都只是商業、經濟正常活動的一部分而已,本來就沒有一定賺錢的生意,要走夜路也不一定絕對不會碰到鬼,不是嗎?

大家討厭的並不是味全,討厭的其實是頂新,但很不幸的,現在的味全「就是頂新的一部分」,為什麼味全會被抵制?不就是因為你們的母集團頂新在人們心中已經幾乎信用破產了嗎?或許你們該想辦法讓頂新出脫味全的持股之類的,別再說魏家退出經營交由專業經理人這種笑話了,股權一天不出脫,想回歸根本只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而且頂新真的有心要經營味全嗎?希望不是為了味全那些大片的廠房土地而捨不得放手。

而且確實近幾年味全的食安記錄並不好看,忘記你們的肉鬆肉醬曾經因為餿水油下架了嗎?還有當時的棕梠油混油案,光是這幾點你們就賠上了不少的信譽了吧?

魏家為什麼不出脫味全持股?

許多人的臆測大概是因為味全各個廠房所在的土地都是具有極高價值的地點,以後若是變更為建地,可以讓頂新獲得極大的利益,因此頂新當然不願意輕易放過這些機會,甚至是直接將這些土地賣掉也夠值錢了,還記得當時頂新不就把腦筋動到三重新燕廠房的土地上嗎?當時如果不是社會輿論壓力與選舉,說不定就成功將那片土地的地目變更為住商用地輕鬆賺取大筆獲利了。

「味全不是魏家的」?

多說無益,我們直接看資料比較快,以下是經濟部系統內關於「味全食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的董監事名單:

GAX6985

請問「康清股份有限公司」、「康發投資有限公司」、「康勝投資有限公司」、「頂安有限公司」哪一家跟頂新沒有關係?

  • 康清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次變更之前的代表人就是魏應交,三席董事跟監察人共計四位正好就是魏家四兄弟。
  • 康發投資有限公司與康勝投資有限公司在上次變更之前的三席董事就是魏應交、魏應充、魏應行。
  • 頂安有限公司至今唯一一席董事與代表人就是魏應交。

就算變更之後也只是換成原本就在康師傅擔任財務長的林清棠不是嗎?或許以後頂新開子公司名字要有創意一點,別再用頂跟康了?

接下來再看股權結構:

GSX6859

有沒有發現持股比例超過 2% 的都是剛剛出現過的康字輩公司?加起來持股比例將近 6 成,59.06 % 的持股比例你跟我說你們沒關係?以下是網路上整理曾由「魏應交擔任公司代表人」的公司名單:

GBD9885

順便補一下這兩張圖吧,第一張圖是去年事件爆發之前的味全網站與目前味全網站的對比。

GBR9965

↑ 有發現有一行字不見了嗎 (笑),不過頂新相關企業可完全沒有出脫持股哦。

第二張圖則是味全台中廠的門口,有沒有發現那行很眼熟的字呢?

GSC9969

看完之後,味全跟頂新的關係,還需要爭論嗎?

滅頂到底有沒有用?

頂新看起來還是活得好好的,滅頂真的有效嗎?

其實如果你仔細觀察味全的產品,就會發現過去一年內其實有蠻多品項改包裝了,而且共同特色是味全的 Logo 變得很不明顯,甚至是直接不放標誌。

ASR8561

↑ 味全雞蛋布丁,將味全二字取消並將標誌顏色刷淡,底下的字樣與背景接近同色。

3852053

↑ 不翻到背面你不會知道這是味全產品的。

雖然更換包裝不一定與民眾滅頂和頂新事件爆發有關,但頂新事件爆發之後味全的產品確實有很多換過包裝,而且共同特色就是標誌跟公司名變得不明顯,這很難不讓人產生直覺聯想。但滅頂到底有沒有效果?站長認為是有的,至少從 85 度 C 用林鳳營鮮奶但包裝上除了「HIGH QUALITY MILK」字樣露出端倪以外藏的很好、味全各種發聲明稿意圖與大股東頂新切割、新聞曾報導頂新魏家將積極回防台灣等消息來看,效果其實是有出來的。

COSTCO「秒買秒退」林鳳營鮮奶

最近這幾天新聞常常出現這樣的「新抵制方法」,主要是基於 COSTCO 的店規:不滿意無條件退貨退款,同時鮮乳被退貨的損失實質上由味全承擔、被退貨的鮮奶不能重新上架而應被銷毀而來,實際上站長最近去 COSTCO 確實有看到有人搬了一整車的林鳳營鮮奶,結帳之後立刻轉向走到退貨櫃台辦理退貨的,站長了解了一下情況之後做了一點 Q&A 小整理:

站長基本上對「秒買秒退」的做法現階段而言抱持贊成態度,但在此強調站長本身不特別鼓勵大家進行這樣的作法,此處主要是針對反對者比較常提出的意見進行一些回應與解釋,各位請自行判斷要選擇接受哪一邊的價值觀,有些問題沒有絕對的對錯,每個人的想法也因而不同,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社會不就是這樣靠著不同的意見碰撞磨擦出的火花帶來的動力前進的嗎?

「你們這樣會造成 COSTCO 的負擔、COSTCO 員工的困擾,人家也只是餬口飯吃 (……下略)」?

基本上這樣的說法是很奇怪的,基本上基於經濟理論強調「理性自利」,簡單的說就是每個人在不違反社會規範與侵害他人權益的標準下,盡可能「自私」的求取自己的最大利益,消費者其實不太應該需要去為商家擔心這種奇怪的問題,站長本身是不太理解為什麼消費者要為廠商著想,不過這幾年台灣好像常常可以看見這樣的說法,或許確實台灣人比較敦厚吧?但就算考慮這麼多,實際情形大致上也不是這些人所提的那樣。

首先對於 COSTCO 來說,消費者秒買秒退林鳳營鮮乳的效果應該是這樣的:

  • 因為買不到林鳳營鮮乳或是受到抵制風潮、在意旁人眼光而減少林鳳營鮮乳的銷售。
    對於本來就打算買鮮乳的人來說,相對來說 COSTCO 自有品牌 KIRKLAND Signature 所生產的鮮乳被購買的機率不就提高了嗎?
    所以 COSTCO 的營收反而是有可能增長的吧?沒道理自有品牌的獲利比賣別人產品還要低,否則搞自有品牌幹嘛?
  • 為了「進行秒買秒退」而前去 COSTCO 的會員增加
    通常專程大老遠跑去 COSTCO 應該不會只為了純粹進行秒買秒退而去,其中有一部分人會順便購物或是消費食物,對 COSTCO 來說營業額可能是成長
  • 對 COSTCO 來說是建立名聲與提高曝光度的好機會。
    「公關危機」處理得當的話,其實是可以變成一個良好曝光與建立聲望的好機會的,實際上公關危機若是處理得宜,就可以成為「公關轉機」,何況這次的事情對 COSTCO 來說一點也不危機,但處理得宜的話卻可以讓大家很安心,並在大家心中深植好印象

至於少數主張「造成 COSTCO 員工、公司困擾」的說法,請看:

  • 你們這樣會造成處理退貨的員工很大的負擔,嗎?
    首先,站退貨區的員工本來就應該處理退貨事宜,這是他們當下本來就應該執行的任務。
    如果你覺得「工作量增加,薪水又不會加對員工來說是負擔」,其實想法很簡單,實際上跟結帳區的員工不也一樣?生意大好的時候工作量就增加了不是嗎?生意大好的時候結帳區的員工會因此加薪嗎?不會吧。所以你在擔心什麼?你會在周年慶活動的時候譴責大家不要狂買、公司不要辦促銷活動造成結帳區的負擔嗎?實際上你們的擔心也有大賣場工讀生們出來打臉了,「站退貨區刷一整天的退貨比起在客服櫃台應付奧客,甚至還要被罵被噴輕鬆太多了好嗎?我恨不得大家都來退。」,還有員工私下表示難得有「可以發洩情緒」的管道 XD,所以此項問題根本就不成立。至於造成上架負擔的部分更是可笑,請問今天產品如果是反過來造成搶購的時候,你會去譴責大家「不要狂買,饒了上架工讀生吧」嗎?不會吧?那你現在在譴責什麼?
  • 你們這樣會造成好事多產生損失,嗎?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量販店 (如家樂福、大潤發) 的價格通常可以比較便宜,批發商 (如好事多) 又可以更便宜?除了商品包裝大以外,其中一個原因是其規模夠大。
    你真的認為好事多裡面的所有商品都是好事多向供應商買進來承擔庫存壓力再賣掉取得收益的嗎?稍微用膝蓋想一下吧。
    順便回想一下為什麼有些小公司生產產品,拿到大賣場之後還沒賺錢反而先賠到快破產,想到原因了嗎?「寄賣」這個詞聽說過吧?實際上以好事多這種規模的店家,是廠商要去依附好事多而不是好事多要去依附廠商,在商業與經濟結構上這很現實也很無情,主導權在好市多,這是商業上的現實,談出來的合約當然不會讓好事多承擔太多的壓力,通常不會用買斷的方式而是以寄賣為主,基本上損失是由味全全額負擔的,好事多只是接受味全將林鳳營鮮乳等產品放在好市多賣場寄賣而已 (甚至可能還向味全收了上架費),甚至好事多完全有能力要求味全必須出多少量或是必須達成某些條件,否則 COSTCO 大可以不賣味全的產品 (你覺得好市多跟味全哪個大?)。你們怎麼會產生虧損有可能落到好事多身上的錯覺?如果好事多真的在環境對自己萬分有利的情況下談出了那種合約,說真的好市多賠錢也是剛好而已,不是嗎?所以這個問題也是無稽之談,COSTCO 都沒意見了你們到底在擔心什麼?最新消息:已經有網友去電 COSTCO 詢問,主管的答案是損失由味全負責,與 COSTCO 無關,除此之外,COSTCO 台灣總公司在今天宣布在接獲投訴後,已將先前阻撓消費者秒買秒退、對顧客進行錄影蒐證的二位主管停職,要求接受內部調查,我想這樣的動作已經很明確了,站長正在評估是否要去信 COSTCO 美國總部詳細的情況。

摘錄報章

2015-12-10 自由時報
秒買秒退林鳳營 好市多:平常心看待

COSTCO行銷企畫副總王友玫表示,好市多的退貨機制是全球政策,會員退貨每天都會發生,好市多以平常心看待,這是會員個人的行為,好市多予以尊重。

另有民眾擔心,以行動支持「秒買秒退」,可能會被好市多列為找碴的黑名單,期限到了無法續約﹔對此,王友玫強調,絕對不可能。

2015-12-13 蘋果日報
蒐證秒退林鳳營民眾 好市多主管停班

秒買秒退林鳳營鮮奶活動引發正反不同爭議,一名女性消費者昨好市多台中店響應,過程中遭兩名好市多主管錄影蒐證,她事後在PTT上PO文指控被騷擾,引發鄉民力挺,一早有鄉民又衝到台中好市多搶購鮮奶秒退,開店後不到一小時,架上五、六十瓶鮮奶就被掃空。

好市多發言人王友玫今證實的確有員工對消費者錄影這件事,但純粹是主管個人與顧客在溝通上意見不合,且沒有怒罵對方!公司接獲投訴後已在今日要求兩人停班接受調查,造成顧客不便深感抱歉。王友玫表示,林鳳營鮮奶照賣,公司也並未要求員工要蒐證或拒絕退貨,台中店今早有三筆退單,大約四、五十瓶,也都順利退貨。

「你們這樣會害賣場推銷的媽媽們失業、會傷害酪農」?

基本上這個問題又回到前面我談過的部分 (參見「如果味全倒了,味全的員工怎麼辦?」的部分),實際上這根本不應該是消費者需要去擔心的問題,然而實際上從市場平衡的觀點來看這也不會發生,而且看事情不能只看小點,要看整個面,對廠商的縱容後果將是全民共同承擔。

  • 首先,鮮乳的市場並不會因為少了林鳳營而變小。
    如果鮮乳市場會因此變小表示台灣上有很多人非林鳳營不喝?這不太可能吧。
  • 市場不會變小,人們會轉向和其他廠商購買
    鮮乳只有林鳳營一家嗎?不是吧。
    想買鮮奶的人會因為沒有林鳳營就不買鮮奶了嗎?不會吧。
    光泉、福樂,甚至統一等等都被你們無視了嗎?一堆人在搶的台大牧場跟農會鮮乳這時候又不見了嗎?
  • 需求沒有減少,少了頂新味全的供給,其他廠商的供給量自然會上升來補足市場平衡。
    有錢賺誰不要?難道頂新味全不賣牛奶,其他廠商不會想搶空出來的市占率嗎?
    市場平衡機制就是這樣,需求不變而供給變少就會導致價格有上升趨勢,價格有上升趨勢時其他廠商就會基於獲利可能成長而跳進去做,供給量就會回到原來的水準以滿足市場需求,同時價格也會回落回均衡價格點。
  • 其他廠商的供給量要上升,請問牛奶哪裡來?
    當然還是跟酪農收購啊,不然你認為呢?牛奶會憑空生出來嗎?所以你擔心酪農幹什麼?搞不好趁此機會酪農還可以趁機談到條件更加公平的合約呢。
    酪農不也是?今天頂新味全不跟你買,解約之後你還是可以賣給其他牛奶業者吧?還是你的牛奶不是頂新不賣,寧願當肥料也不賣給其他業者?
  • 其他廠商要多賣鮮奶,會不會增加賣場駐點人力?
    會吧?所以你擔心現在賣場的鮮乳媽媽們幹嘛?而且理論上他們應該是領定薪的吧,如果銷售業績會影響他們的薪水,那我必須說他們還真是可憐,味全應該給予他們更好的待遇的。
    而且賣場如果因為這樣去給基層人員壓力,我想網友們抵制的對象也不會少這家賣場的,以 COSTCO 來說的話,從招聘廣告看起來,似乎 COSTCO 負責試吃攤位的人員其實是 COSTCO 自己招募的,與廠商無關。

最後我想說,其實酪農在這個經濟體系裏面,對於頂新等大公司來說是趨於弱勢的,實際上頂新味全在牛乳方面的收入,只有很小一部分最終會流到酪農手上,如果你真心關懷酪農,你應該做的事情是多多支持酪農直接自產自銷或是透過農會等產銷合作社的方式直接銷售的產品。

嘛,還是不相信?酪農親自出馬說給你聽

《家人的talk talk 時間》要轉自便囉我們家也是酪農。牛奶的話每天大概就擠兩次,六點清晨一次然後下午五點的時候一次。所以問題出在的是那些盤商們。如果真的想要喝新鮮沒有添加物的牛奶的話,有些瓶身後面會有牧場的地址,建議各位如…

韓桐貼上了 2015年12月13日

 

「牛奶沒問題為什麼要被抵制?浪費食物會遭天譴」?

首先,抵制廠商可沒在分品項的,確實我也認為現在大家太集中於林鳳營鮮乳是個問題,如果真的要讓抵制效果更加強烈,應該擴張到被抵制廠商旗下的所有產品才對,感謝味全的提醒。 (咦?

至於為什麼不分品項呢?因為我們抵制廠商的目的是要讓廠商無法獲利,廠商的獲利有在分從哪個品項來的嗎?沒有吧。實際上的答案就是所有相關的產品都應該受到抵制,確實不只有林鳳營鮮乳,大家 (包含味全員工) 應該清楚認知:大家抵制的對象是頂新,實際的做法則是抵制其所有相關企業旗下的所有產品,並不是「獨厚」你味全林鳳營,當然獨厚其實也蠻合理的啦,原因呢,看看下面這行就知道了:

2014年味全公司營收比重:乳品60%、飲料16%、方便食品類(調味料、醬品、罐頭、休閒食品等)12%、沙拉3%、冷藏點心3%、保健食品2%、方便麵2%。

至於浪費食物,我承認這確實以食物的角度來說是浪費沒錯,因為並沒有證實這些牛奶有問題,我個人也傾向於相信這些牛奶「是可以喝的」,但如果浪費這些牛奶足以支付換取「安全的食品」這一理想的話,這樣的代價我個人認為其實並不高,而且實際上秒買秒退與消極抵制的主要差別是在這裡:

  • 消極抵制:
    消費者不買 → 保鮮期短的鮮乳在架上自然過期 → 下架銷毀。
  • 秒買秒退:
    消費者購買 → 消費者退貨 → 下架銷毀。

結局都一樣是下架銷毀 (相信抵制者不會說「你不買其他人可以買」這種話吧?你抵制不就是希望銷量下滑嗎?怎麼會去期待其他人來買光呢?),差別只是主動、被動和 15 天與立刻而已。

一般來說牛奶的銷毀會拿來當作植物的肥料 (ex. 牛奶芭樂等),或是成為牲畜的飼料,其實說是暴殄天物?好像也不見得那麼嚴重,最後還是被消耗掉了,只是不是人吃下肚而已。以站長個人的看法是不太認同所謂「被人吃掉」就是妥善利用、「其他方式的回歸自然 (例如牲畜吃掉或是成為土壤的養分)」就一定是浪費這樣的說法,否則以前冬天賣不出去的牛奶都是怎麼處理的呢?當然銷毀的產品要如何處理,是頂新味全的問題,如果頂新味全銷毀的方式不佳,那當然結果也只是更加受到人們譴責而已。

「想想那些三餐不得溫飽、喝不起牛奶的人,你怎麼還敢這樣」?

我覺得這個說法也是有問題的。最簡單的一點,好市多是三餐不得溫飽、喝不起牛奶的人會去的地方嗎?不是吧。 (年費 1,200 付得出來你跟我說會有三餐不得溫飽的問題?)

除此之外:

  • 不論你是秒買秒退還是消極抵制,這些東西都不會流向不得溫飽的人。
    過期食品的處理方式一樣是直接銷毀,並不會拿來救助困苦的人,理由很簡單:你不吃過期食品的原因是什麼?怕吃了身體出問題對吧。那怎麼會有想送給困苦的人的想法?實際上連 7-11 都曾經有爭議過過期食品是不是能讓人帶走的問題,答案就是不行,因為受贈者吃了如果出事,任何人都賠不起。
    如果你真的有心,真的在意,你該做的並不是幻想「不會發生的事情」,而是應該透過捐款、捐物資間接或是直接的方式對他們伸出援手。
    至於還沒過期的,你不會這麼天真吧?這些東西上架在好市多等賣場要做的是商品,可不是慈善企業。
  • 這些東西更不可能流向貧困國家與地區。
    造成貧困地區的因素有很多,有人為的貪汙、政策問題甚至是自然的土壤貧瘠、氣候問題,這是很複雜的議題,所以我們不再這裡討論。
    請問在好市多上架的東西會因為賣不出去而被轉送到貧困地區嗎?不會吧。如上一點所述,連國內的情況都不會發生了,還妄想你不秒買秒退,這些食物就會流向貧困地區幫助這些人?
    如果你真的有心,真的在意,你該做的並不是幻想「不會發生的事情」,而是應該透過捐款、捐物資間接或是直接的方式對他們伸出援手,同時國際問題需要國際解決,有能力的國家應該想辦法改變這樣的問題。
  • 你都不吃的東西為什麼要給別人?
    就算前面兩項都當作不存在
    ,真的如此神奇可以捐助給窮苦的人好了,不覺得很矛盾嗎?你抵制頂新的產品,因為你不信任頂新、不願意吃頂新相關企業生產的產品,甚至害怕有食安未爆彈、因為頂新的誠信已經盡失而擔心會不會某天新聞突然爆出來過去幾年吃的東西又有問題,你不要的東西,為什麼有困難的人就該接受這些東西呢?
    這跟之前媒體上報導「孤兒院的孤兒在願望單上寫上 iPhone 6S、鐵三角耳機等高價產品引發人們撻伐」不是很相似嗎?
    為什麼困苦的人就必須要接受你們不要的東西?為什麼困苦的人不能抱持和你們享有相同的願望?

「銷毀牛奶萬一牛奶漲價或買不到怎麼辦」?

首先,味全的牛奶被銷毀並不會影響其他品牌牛奶的量與價格,而且牛奶並不是絕對的生活必需品,颱風天菜價漲成那樣也沒看有人這樣護航啊?整個月不吃菜會死,整個月不喝牛奶會死嗎?

而且冬季根本就是牛奶的滯銷季節,因為天氣冷銷量低但產量偏偏又提高造成,所以你擔心什麼?這樣的顧慮會不會太好笑了一點,再說一次:大家是抵制頂新這個企業與其所有相關企業旗下的所有產品,並不是特意「抵制林鳳營鮮奶」。

「萬一 COSTCO 因此修改退貨規定害到大家怎麼辦」?

你也想太多了吧。

COSTCO 的無條件退換貨是他們與其他批發業者最大的差別,也是他們企業的核心價值,不可能為了小小一個台灣上的一個小小的抵制活動就因此改變的,好嗎?而且你以為台灣的分公司有這麼大的權力?

更何況前面就說過了,林鳳營鮮乳秒買秒退造成的損失全部完全由頂新味全承擔,COSTCO 根本就沒有因此有任何損失!

賠錢的生意沒有人做,你以為好市多不知道有可能有人大量退貨?不知道有些會員只是去試吃吃到飽而根本很少買東西?當作好市多的會計部門是吃素的嗎?當然就是計算之後對好市多來說產生的利益大於成本才會這麼做嘛,COSTCO 不就是靠這樣的特色來產生一群支持的客戶和每年收會員年費嗎?你可能會覺得 COSTCO 的東西便宜、試吃大方、退貨誇張的簡單,但某種程度上是因為有些人辦了會員卡繳了會費卻沒買什麼東西或是根本很少去、加上商品量大好談價錢,再加上 COSTCO 是極為龐大的批發商有能力向廠商談判到對 COSTCO 有利的合約,而 COSTCO 將這些收益的一部分用來壓低商品的價錢,最終形成了一個消費者開心、放心,COSTCO 也能獲利的模式而已。

所以你們擔心這種問題,也太多餘了吧。

「損失怎麼可能是味全出,想也知道是 COSTCO 負擔,你們到底是滅通路還是滅頂」?

前面就已經回答過了,但底下回應還是一直有人提出這個論點,所以再用更通俗的語氣講一次。

你們認為,味全對 COSTCO 來說算是甚麼東西?鼻屎大的公司而已。

對於量販店與一般廠商之間的關係來說,一般廠商絕對是趨於弱勢的,基本上如果味全不願意負責損失,對 COSTCO 來說有什麼大不了?頂多我以後不賣你味全的產品,封殺掉然後都擺你家的競品不就好了?如果搞到被通路商抵制味全還真的不秒跪不行啊,稍微思考一下吧:

  • COSTCO 自家沒有 Kirkland Signature 牛奶可以賣嗎?
  • COSTCO 沒有其他家的鮮奶可以賣嗎?
  • 其他廠商的鮮奶不想上架 COSTCO 嗎?不會競爭互相砍條件嗎?

COSTCO 不賣味全的產品,對 COSTCO 的營收來說不會有甚麼影響,但反過來對味全來說營收影響卻相對大很多,如果在這樣的情勢下 COSTCO 還能談出個對供應商如此有利的合約,那 COSTCO 大概也差不多快要經營不善了吧。

最簡單的想法:如果損失是 COSTCO 全額負擔,那請問味全發一堆新聞稿,到處澄清是弄辛酸的嗎?沒看 COSTCO 從頭到尾淡定的很? (笑)

前面也說過了,這波秒買秒退對 COSTCO 來說,很有可能甚至創造的利益比起所有退貨的總額還要更多,別忘了 COSTCO 的收益本來就有很大比例來自會費而不是銷貨收入。

秒買秒退風潮的影響

我承認,秒買秒退所產生的這些商品的損失,對頂新甚至對味全來說可能不算什麼 (雖然他們自己已經預估今年會賠 14 億左右了,正在電視跟媒體上哭訴說把 2013 年賺的都賠光了呢。),當然有些人會覺得萬惡之源是頂新,所以應該直接從頂新下手,但是,消費者有這個能耐嗎?

魏家四兄弟有那麼天真嗎?錯綜複雜的控股、互相投資、互相持有股票以及各種避險做法 (你以為為什麼魏家控制味全要拆成那麼多家頂系列、康系列公司持股?絕對不是吃飽太閒好嗎。),要達到效果遠遠困難許多,甚至連要碰觸到頂新母公司都是個問題,實際上頂新的生命線在中國而不是台灣,難道你會因為這樣就甘願接受?他們去年食安問題爆發時立刻在中國發布新聞稿滅火時所說的「台灣地區使用的原料與大陸地區不同,大陸地區並未使用相關的產品」,你就因為碰觸不到他們的根,就吞下去了嗎?

或許你會覺得這樣的做法會消耗很多社會成本,但我倒是覺得大家默許而不作任何動作,後續導致的社會成本會更大,隨便舉出一點這些抵制作法可能造成的影響:

  • 其實抵制除了「要讓頂新痛」以外其實主要目的是一個「示範效果」與「表態」的作用
    表態什麼?表態「人們是不願意接受已經喪失人們信心與信任的廠商所生產的產品的」,表態「一旦信譽瓦解之後要重建有多麼困難」。
    讓所有廠商見識做食品要競競業業,不能偷工減料,要秉持誠信,不能非法添加,否則後果會是很嚴重的。
  • 媒體負面報導造成頂新相關企業的股價下滑
    實際上上市公司比起可見的虧損來說,很多時候其實更擔心股價下滑的問題。
    股價下滑的意義是什麼呢?其實直接就是代表「公司市值」的下滑,這幾天味全已經跌掉將近 10 億元的市值,你說滅頂沒影響嗎?
    市值下跌的意義又是什麼呢?魏家手上的股權價值直接縮水了好幾億。
    有沒有發現這幾天媒體都在洗風向?對頂新來說花個幾千萬透過公眾媒體來洗風向,對比起三天跌掉十億的市值,那又算甚麼,小錢而已好嗎。
    順帶一提頂新集團這幾天在中國的固本動作也很大,投了幾億的錢進市場護盤,你說呢,頂新怕不怕不是已經表現出來了嗎。
  • 滅頂風潮正在擴散,一旦傳往中國,對頂新才是真正由根而起的毀滅之始
    滅頂的風潮,隨著現在網路的發達,實際上已經漸漸傳入中國,這幾天頂新大動作對傳播滅頂消息的導遊提告、投入大筆資金護盤,原因很簡單,頂新的銀根在中國,中國事業群倒了頂新就倒了,如果中國的抵制發酵,對頂新來說壓力會瞬間飆升非常多。這幾天台灣這邊的大動作,確實有帶動中國對頂新抵制的風氣。
  • 銀行抽銀根的可能性
    魏家旗下的事業其實有很多都是高槓桿,與超多家銀行都有融資關係,下面這張圖是魏應充辭任味全董事長前最後一次召開的董事會會議紀錄,可以看到其中有超多議案都是向銀行申請融資展期 (站長要特別提醒時間點距離事件爆發有幾個月時間 [ 2014/08/12 ],因此不需要有太多特別聯想,放這張圖只是要表示味全與很多銀行之間都有營運資金上的融資往來),這些銀行隨著民眾抵制影響味全的未來預期,可能在持續一段時間,抵制聲浪到達一定程度加上財報變得難看之後會開始考慮是否不予展期的問題,加上根據味全不具名主管的說法,味全近年累積的保留盈餘很有可能會在不久之後賠光,屆時銀行可能會開始擔心可能借出去的錢拿不回來,就會更認真思考是否要抽銀根的問題,甚至味全也有可能以發行新股的方式增資。一旦銀行開始有抽銀根的動作,對味全來說財務上就很有可能會出現很大的問題,不論頂新是否打算由其他子企業調度資金來援助味全,對頂新來說都會是很頭痛的問題。

GBA8896

味全網路購物「一買一退」抵制

除了鮮奶秒買秒退以外網路上還出現了另一種抵制方式:在味全網路購物上購買商品之後原封不動退回,這個方法還蠻有創意的,站長有看到有些人提出一些疑慮,以下說明:

「增加貨運業者負擔」,嗎?

實際上並不會。

首先,貨運業者並不分送貨與退貨,對貨運業者來說這只是「味全 => 消費者」與「消費者 => 味全」兩種方向相反的送貨而已。

所以這並不會對他們帶來額外負擔,相反的,實際上這對他們來說是業績的上漲,因為一來一往實際上就是兩次貨運過程,貨運公司當然不會吸收任何貨運成本,這些成本都會由商家支出 (部分商家則會在訂單中酌收運費用於支付這些款項),所以其實就是賺兩趟的運費,對貨運公司來說不只不是額外負擔,他們還很歡迎。

有貨運司機就表示績效獎金是以「送貨件數」來核算的,因此送一件跟退一件對他們來說實際上很單純,就是等於送兩件的意思,因此很樂意網友幫他們衝業績 (因為實際上對他們來說路程基本上也是一樣的)。

但這個方法需要注意……

這個方法最大的問題大概就是味全的線上購物未必會真的向 Costco 那麼乾脆的退貨吧,可能會用很多理由刁難,因此未必能夠達成目的。

  • leaies

    總感覺在其他的業界經常也可以看到類似的說詞,只不過在其他的產品上通常都會以 you can u up, no happy no come. 帶過去。

  • mashta27

    打倒味全並不足以撼動頂新集團的王國
    味全也不過是頂新集團旗下轉投資的其中一家子公司
    且味全的營收占頂新集團總營
    沒有大到足以撼動頂新的基石

    什麼情況下母公司會出脫手中持有的子公司股份
    除了子公司經營不善外
    只有在母公司本身出現重大資金缺口 經營不善 或出現財務危機的情況下
    為了營救母公司才會出此下策

    請不要以為抵制味全,
    讓味全本身經營不善,
    頂新就會出清手中味全的持股,
    味全本身尚有多筆價值不斐的廠房不動產,
    以頂新魏家如此不良奸商立場,
    不把味全吃乾抹淨油水全數榨乾,
    是不太可能主動出清味全持股的.

    想讓頂新完全出清手中味全的持,
    比較好方式應該是針對頂新母公司下手,
    而非挑選頂新旗下轉投資的母公司作為抵制的對象,
    “擒賊先擒王”
    若非賊首先滅絕
    天下永無太平之日

    • Andrew Huang

      味全財務對頂新會不會有影響,答案是一定會有,但確實不會很大。

      當然直接針對頂新母公司是最直接造成傷害的方法,
      但是魏家四兄弟可沒這麼天真,
      錯綜複雜的控股、互相投資、互相持有股票以及各種避險做法,
      要達到效果遠遠困難許多。

      實際上我們也並不希望味全就這樣輕易倒台,以味全的說法來說還有 40% ~ 60% 是外部持股,不屬於魏家
      若是味全希望能東山再起,結束眾人的抵制
      最快的方式就是由這 40% 的外部持股逼宮期盼魏家出脫持股
      或是最基本的全面改選董監事 (其實目前所謂的退出經營,只是魏家將手上站著的董事會席次讓渡給其指定的其他代表人而已,席次本身還是由魏家手上的控股、投資公司持有,因為股權實際上是登記在那些公司上的)
      當然這也很難,誠如您所說因為那幾片土地的價值非常驚人,理應不會輕易放手。

      而且其實抵制除了「要讓頂新痛」以外
      其實主要目的是一個「示範效果」與「表態」的作用
      表態什麼?表態「人們是不願意接受已經喪失人們信心與信任的廠商所生產的產品的」
      表態「一旦信譽瓦解之後要重建有多麼困難」
      讓所有廠商見識做食品要競競業業,不能偷工減料,要秉持誠信,不能非法添加
      否則後果會是很嚴重的。
      其實滅頂風潮也漸漸傳往中國,中國也開始有些人思考食安的問題
      甚至也有零星的抵制行動出現,中國才是頂新集團的銀根所在
      如果中國的抵制發酵,對頂新來說壓力會瞬間飆升非常多。

      • William Zheng

        頂新魏家是需要台灣這個市場的,是"非常需要",為什麼呢? 因為他要是在台灣混不下去,不要說別國光是對岸,他要怎麼解釋"他在台灣混不下去的理由"呢? 因為這情況很罕見,如果是你對岸高層,你會選擇相信頂新,還是相信眼前台灣全體抵制的情況呢? 一個連發跡地都不接受的企業 ,你敢相信他嗎? 到那時隨便一個台灣人發個說法去國外網站,,, 蟻多也能咬死象的


        新消息,已經有住北京的要去轉發之前宣導滅頂女導遊的影片了喔,感謝她。

    • 陳峻瑋

      不然要如何給頂新一點痛?
      弄不死他也要讓他知道吧,都不做用眼睛看他會倒?會痛嗎?

  • NK

    我在各討論區發現有不少智障兒童認為林鳳營牛奶是有毒的所以抵制是應該的,先不論頂新,請問林鳳營牛奶究竟有沒有問題呢?

    • Andrew Huang

      現階段而言我認為,也相信林鳳營的「產品」沒有問題。

      但我確實認為抵制是應該的,理由一直重複說明我想意義也不大,簡單的說,如果味全跟頂新完全脫離關係,那抵制味全的理由自然也就隨之消滅。

      重點從來就不是針對「林鳳營鮮乳」,我也不懂為什麼新聞媒體的風向總是要往鮮乳扯,鮮乳之所以變成比較主要的目標原因我認為只是因為他是日常生活中許多人本來就會買,而且最多人知道他是「頂新相關企業」旗下產品。

      我周圍大多數人都知道林鳳營、康師傅是味全的,但往往不知道貝納頌、LCA506、36法郎、大醇豆、大絕韻、木崗雞蛋也是,之所以看起來好像成為箭靶,也只不過是大家比較有印象而已,所以,沒錯,基本上我支持抵制範圍不應該侷限於林鳳營鮮乳,而是應該擴大。

  • Hanna

    完全無法認同秒退的動作
    抵制讓它市場淘汰就好啦
    你抵制不吃魚翅會買一堆再退貨嗎?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一樣的道理啊
    說什麼學日本雪印事件
    日本人也只是封殺它而已

    高信任通路(costco)給會員無條件的退貨權利是建立在
    商品購買後瑕疵或使用不滿意而退貨
    故意購買有瑕疵或不滿意的商品
    為退貨而退貨,這是奸巧
    濫用通路的信任

    • Andrew Huang

      首先,比喻有問題。
      抵制不吃魚翅的原因是要遏止生產,因為生產過程會造成生態浩劫。
      所以當然不會買一堆來退貨,否則不是生產更多嗎?
      沒有買賣魚翅就能減少魚翅生產,達到減少殺害鯊魚的效果
      但秒買秒退會減少乳牛泌乳嗎?這麼神?

      而且秒買秒退可不是要遏止生產啊,甚至我們還希望他多生產一點,被抵制廠商的損失才會更大。

      再者,我並不認為 COSTCO 是什麼「高信任通路」
      如果是擺個路邊攤,零錢自取不怕人偷拿,那叫做高信任通路沒錯。
      但 COSTCO 提供無條件退換「服務」,就只是個吸引顧客用的服務特色而已。
      實際上 COSTCO 也會透過退貨率來了解、檢討下次是否還要進貨這項商品,
      「就算我們假設全部的退貨損失都是 COSTCO 承擔好了」 (想也知道不是這樣。)
      COSTCO 也絕對不會有想要取消這樣政策的念頭,不為什麼,這是他們創造出來要與其他賣場做出市場區隔的「特色」。
      當作 COSTCO 的精算師跟法務部是吃素的嗎?當然是這樣的做法給 COSTCO 帶來的利益大於損失才會如此為之,就算台灣的退貨率瞬間飆高到與美國當地 COSTCO 同等級的二位數退貨率好了,也依然如此。

      買賣就是雙方合意下的結果,今天 COSTCO 都沒任何意見,到底某些消費者一直腦補 COSTCO 的感受幹什麼?
      如果我是 COSTCO 我爽都來不及了,這幾天媒體 24HR 輪播這種曝光率花錢還買不到
      在電視上 24HR 放送堅持接受無條件退換貨的決心就能「感動」台灣無數的消費者
      本來對無條件退貨半信半疑仍在猶豫的人這下全都相信了
      自家自有品牌的鮮奶銷量還因為大家不買頂新轉而購買而帶來了成長
      這幾天前去進行秒買秒退的人應該有很大一部分同時也進行了額外的消費 (COSTCO 佈點少,相對距離長,要克服距離造成的阻力一般而言很少人會只為了秒買秒退而專程跑到 COSTCO)

      台灣的消費者真的很有趣,總是認為自己享有的服務是商家的「給予」,所以應該「珍惜」商家的「恩賜」,總是擔心「萬一有天廠商不願意提供我們這麼好的服務怎麼辦?」,遇到這種客人,不黑心坦白說都覺得對不起自己了。

  • 吳興和

    這就是道德太差的惡性循環…….廠商壞心,群眾抵制也壞心,跟以暴制暴沒啥兩樣。COSTCO會被搞也是因為寬鬆退貨政策,就被這些人來玩弄。沒錯,是合法,所有行動者再如何無理,執行者都會合理化自己的行為,連搞倒味全都認為是他們倒楣,我真不懂是啥屁價值觀?一直設法解釋傷害不會造成,根本就是無知加上狡辯。大眾就只看到~~你們這群屁孩在浪費食物。 阿怎不乾脆找人把頂新集團首腦幹掉就好?付出的社會成本還比較低。啊!對,殺人會被抓去關,退貨是合法的,那就慢慢玩法律吧!

    • Andrew Huang

      解釋這麼多如果你還是無法理解也無所謂,我不會也完全沒有打算要強迫你接受,每個人各自有其價值觀,基本上我沒有特別鼓勵進行秒買秒退,但目前為止就是沒看到任何人提出足以說服我不支持的理由。

      早就知道會有一群消費者很敦厚的幫腔說「還有 40% 股東是別人呢」了,台灣人果然很敦厚。
      投資自負風險,自己買的股票漲跌本來就該自己承擔,自己投資選擇的公司賺錢賠錢,坦白說到底關社會大眾什麼事情?賺錢的時候會捐出來分給大家嗎?損失去找魏家要啊。當初沒有食安問題這些事情會發生嗎?不會吧。
      頂新在食安問題發生之前難道沒有想過一旦爆發會導致群眾信任瓦解,導致抵制的發生嗎?
      導致這樣的結果也只不過是當時頂新下賭注認為不會爆發,最後卻賭輸了的後果罷了,是頂新自己應該承擔的後果

      社會成本?我倒是覺得大家默許而不作任何表態,後續導致的社會成本更大。
      浪費食物?說穿了只不是過是「商品」罷了,沒甚麼不同,哪樣商品不是耗費人力、物力、自然資源而來的?
      理論上拒買者應該也「不會希望」有其他人去買吧,放到過期結局好像也沒什麼差別。

  • star庭

    站長是否不贊成單純只大量秒買秒退,不買其他商品造成賣場額外成本的行為呢?

    舉例:一個人的只秒買秒退不消費的行動,一般會員年費NT1200,讓廠商在員工銷毀商品的成本高達遠超過年費收入

    • Andrew Huang

      其實不會對單一特例特別有什麼贊同與否的想法。

      我們看的是一個整體,對企業來說營運也是如此,
      特定案例造成損失,但實際上總體效應卻是大賺,那這樣的作法當然會繼續延續下去。
      好市多收會員費其實也是這個原理。
      每個人都收 1200 元,但每個人對 COSTCO 營收的貢獻其實有多有少,甚至有部分顧客帶來的效益是負的 (就算不退貨好了,如果這位會員很厲害剛好都買到沒賺頭,甚至是未了吸引客人而「賠售」的產品的話,也是如此),但相對也會有部分顧客買了一堆 COSTCO 大賺的產品,或是繳了會費之後根本沒什麼去的人,結果兩相抵銷之後總體來說對 COSTCO 的營收來說效益是正的而且正很多,這就是好市多賺錢的基本原則。
      實際上 COSTCO 有很大比例的營收純粹就來自於會員費,上次看到報導的數據是過半以上。

  • Andrew Huang

    這有很神奇嗎?還好吧。

    味全對 COSTCO 來說算是甚麼東西?鼻屎大的公司而已。
    對於量販店與一般廠商之間的關係來說,一般廠商絕對是趨於弱勢的,基本上味全不負責損失,對 COSTCO 來說有什麼大不了?頂多我以後不賣你味全的產品,封殺掉然後都擺你家的競品不就好了?如果搞到被通路商抵制味全還真的不秒跪不行啊。

    COSTCO 自家沒有 Kirkland Signature 牛奶可以賣嗎?
    COSTCO 自家沒有其他家的鮮奶可以賣嗎?
    其他廠商的鮮奶不想上架 COSTCO 嗎?不會競爭互相砍條件嗎?

    但 COSTCO 不賣味全的產品對味全來說營收影響卻相對大很多,如果 COSTCO 談出個對供應商如此有利的合約,那 COSTCO 大概也差不多快要經營不善了吧。

    公開表示的部分,一開始的新聞出來確實是這樣寫沒錯,但我今天晚上應該會更正這部分的用詞,因為 COSTCO 後來的更正說法是合約為「商業機密」 (應該是 COSTCO 如果公開說明損失全由味全負責,變相更加鼓勵秒買秒退的話,味全會對 COSTCO 提告吧),但這不影響前述的推論,如果損失是 COSTCO 全額負擔,那請問味全發一堆新聞稿,到處澄清是弄辛酸的嗎?沒看 COSTCO 從頭到尾淡定的很? (笑)

  • Andrew Huang

    更新:

    已有顧客去電 COSTCO 詢問,主管回覆表示損失不會由好事多承擔,也不會因此撤銷會員資格。

  • Jail Wang

    版大,會說浪費食物或是廠商很可憐這種人就是思考有問題的,
    你跟思想有問題的人還還解釋那麼多,
    不就是對牛彈琴嗎~~

    跟那些財團的打手、門神講那麼多有用嗎?
    他們就是拿錢辦事啊

    • Andrew Huang

      其實我寫這篇的目的本來就不是給他們看的,畢竟在某些人眼中,說明再多也只是無理取鬧,對於這種人來說,其實也沒什麼需要解釋的。

      我們就呼籲他們去 COSTCO 退貨櫃台前面喝免費林鳳營就好。

      其實在寫這篇文章之前我花了好幾個小時,到處尋找能夠說服我反對的論點,結論是時至今日,仍然沒有發現。

      • leaies

        應該說本來就沒什麼爭議吧?

        畢竟雙方打最初就都是站在合法的基礎上在做事情的,除非台灣今天又修法了。至於道德上那很明顯就是全體觀念問題,而非期待少數幾個人自我犧牲性的去進行拯救……雖然實際上縱使犧牲上也確實救不了什麼就是了。更別說這件事很明顯得打最初就全體就都不講道德了…。

        這算是某種意義上的物競天擇印證,字面意義上的道德已死光這樣?

        • Andrew Huang

          抱歉……其實我看不太懂

          道德嘛,我覺得只是每個人價值觀不同、看到的面向不同,因此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不同罷了。

  • 杜懿城

    我是抵制但不支持退貨的人,
    其實滅頂的問題我看不過眼的事,
    就是秒買秒退一派裡面,有很多都是不假思索就認定:
    「我們是絕對正確的,大家都要跟我們學」
    「消極抵制的傢伙一點用也沒有」 的態度,
     
    看了很讓人白眼,即便不是所有人都這樣,
    但這種人的比例確實很多,
     
    有賣場有主管以「惡意購買」為由,
    拒絕販售給秒買秒退的人時,
    他們可不是摸摸鼻子轉移另一個戰場,
    而是拍影片上傳,然後把對方說得超難聽,
     
    秒買秒退合法,那主管覺得有惡意購買的疑慮,
    而拒絕販售指定對象,這也是合法的阿,
    因為目的沒達到就說別人幫兇、只想到自己,
    還上傳到網路上臭別人名聲= =扯,
     
    想怎麼抵制頂新沒意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式,
    但說得好像每個人都要跟隨他們的思想,
    認為其他思想都是邪魔歪道,這很讓人反感,
     
    我認同有些秒買秒退的人, 都是經過深思熟慮而行動,
    所以也不會亂打槍其他想法的人,
    但在這個喜歡無腦跟風的台灣,
    這種人是少數族群。
     
    站長也說了各種不同意見去碰撞是正常,
    但單方面否定批評其他人的想法,
    這我想沒幾個人能接受吧?

    • Andrew Huang

      基本上我尊重各種想法,甚至如果有人覺得頂新無罪所以不需要抵制頂新,我也是尊重的,本篇文章我一再強調一件事情,主要目的是針對反對相關抵制做為者提出的理由進行反駁,但本身並沒有一定強調、要求或鼓勵大家從事特定的行為。

      關於你所提的事件,其實我關注的倒不是主管阻止秒買秒退的事情,而是做為服務業你憑什麼對消費者使用這樣的語氣說話甚至拿出手機錄影,在服務業中,這是不允許發生的事情。COSTCO 本身也開始針對這兩位主管進行內部調查並給予停職處分。

      至於主管有沒有權力阻止?當然是有的,當然其寧願違反公司上層政策也非要阻止消費者不可的動機會引人議論也是很自然的,畢竟有違常理嘛,總公司治理階層不在意,母公司更不在意,那基層主管這麼在意,常理上就會好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所以我是覺得會被拿來討論也是很合理的,當然推論其為頂新打手、幫兇、自私等等都過頭了,這也是應該受到譴責的,但我們應該關注的並不是「特定人或特定群體」的行為,而是整個面上的思考,不應因為幾個脫序的特例就將其放大檢視到整個層面來看。

      理性深思的人是少數族群嗎?基本上我不認為,只是特例脫序的案例總是特別能吸引人們的眼球、媒體的報導,甚至就算單從 PTT 來看,也會有極端多的噓或推而引人注目。

      至於被拿到網路上討論算不算「臭別人名聲」,這部分看法我持保留態度,公司主管階層對外會代表公司,因此公司主管的行為也會被當成公司的態度檢視,而母公司對主管行為進行處分某種程度上也是對於這件事情的表態,因此我認為會被拿上網路討論其實算是蠻自然發展的結果。

  • Jin-Xiang

    關於味全員工失業的部分,想請問作者對國道收費員和關廠工人的抗爭有什麼看法?

    • Andrew Huang

      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國道收費員事件請簡單參照維基百科的定義:
      「中華民國國道收費員抗爭事件是2013年12月30日,中華民國國道全面改為計程收費後,由於原收費員認為遠通電收協助轉置方式和資遣金有所爭議,所導致的長期抗爭事件。」

      問題不在失業,而是「政府與企業承諾過的」轉置與資遣金有爭議而導致抗爭。

      關廠工人事件:「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抗爭事件,主要分成二個時期,第一個時期是1996年左右,台灣陸續發生多起紡織、製衣廠惡性倒閉,導致員工退休金與資遣費問題都求助無門,後來數家關廠失業勞工組成「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簡稱全關連,陸續進行了包括一系列的抗爭活動。第二個時期則是2012年,勞委會由於當年的「關廠歇業失業勞工創業貸款」追訴期將近,因此發函要求未還款的關廠工人還款,並編列預算打算提起民事訴訟,但關廠工人認為這與當初勞委會承諾時的代位求償精神不符,因而引發了另一波的抗爭。2014年3月勞動部宣布不再上訴關廠工人案後,抗爭事件大致結束。」

      一樣,是資遣與退休金的問題,當時勞委會先墊支了資遣費與退休金,理論上本來應該要像倒閉廠商索賠代位求償要求負責,但最後政府沒能做到這件事卻反過來向關廠工人追討當時墊支的退休金與資遣費。

      可不可以不要再混為一談?可以不要沒東西可以講就亂扯嗎?
      一間公司經營不善倒閉是很自然的結果,不然要如何?政府投納稅錢去救嗎?
      台灣每個禮拜倒掉幾家公司?

  • Andrew Huang

    我可沒說那是證據喔,既然有人問過了那你也可以打電話去問呀。
    這篇文章那麼長,你就只看到開頭修訂紀錄的一句話嗎?
    需不需要我幫你找 COSTCO 的電話呢?

  • 朱朱

    抱歉~我有個很笨的問題想問,可是已經困擾很久了,爲什麽我們不去秒退頂新、正義的油品?是因為COSTCO沒有賣嗎?任何一項都沒有?因為反正都是要表達立場,直接秒退最相關的品項,反而不用解釋這麼多…為什麼?還是都下架了而且也禁止再繼續製造和販售嗎?沒有吧?

    • Andrew Huang

      其實我反而想問台灣哪裡有頂新本家的產品可以買 XD
      頂新集團的命脈康師傅也早在去年爆發之後在台灣就很難看到了耶其實

      • Andrew Huang

        而且其實我記得頂新本家只是集團控股公司而已,並沒有產品是直接以頂新的名義出售哦。
        至於正義油品,這間公司應該已經沒有產品在流通了吧

  • Pingback: 關於滅頂,除了秒退,我們還能做什麼? | idoreading()